• 最新公告
  • 联系我们
  • 地址:北京市三环某某楼2201室
  • 电话:18911603110
  • 传真:010-68888888
  • 邮编:471000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时尚妈咪
  • 深圳卫视《闪亮的爸爸》:用温情讲述爱与陪伴的故事
  •   深圳卫视《闪亮的爸爸》通过邀请明星艺人深入云南泸西县城子村担任支教老师,展现孩子们的内心成长及,引导观众关注留守儿童,实现爱心接力。该节目不是一味追求爆点和槽点,而是将落脚点放在社会话题上,主动探寻娱乐之外的社会价值导向。正如深圳卫视执行总监张峥所言,“节目聚焦孩子与父母良性关系的建立,主题基调是现实关照和人文关怀”。

      《闪亮的爸爸》第二季着墨于铺叙“闪爸”与孩子们的朝夕相处,“闪爸”们通过陪伴和交流走进孩子们内心,探寻他们内心深处真正的情感需求。情感的展现是一个慢热的过程。为了兼顾节目的价值含量,节目组要求四位“闪爸”各承担一门支教学科,比如吴镇宇的戏剧演艺、张晓龙的古典礼仪、张皓宸的美术、白举纲的音乐等。“闪爸”们不仅要在课堂本知识,还要在生活中对孩子们进行引导,以帮助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除了通过“多彩课堂”“梦想角落”“心愿屋”“阅读陪伴”等活动给予孩子们关爱,帮助孩子们增长知识、开阔眼界外,“闪爸”们还要对孩子本身及其家庭有所助益。比如在拍摄过程中,小朋友聂郎突发重症肌无力紧急住院,为了找到“救命药”,四位“闪爸”四处求援,并在一天之内拿到了药,为救治争取了时间。一次偶然的救助所展现的社会力量是巨大的,它不仅使一个孩子获救,而且为当地树立起了正确的医疗观念和社会公益意识。为了满足曾静蕊拍全家福的心愿,“闪爸”们为他的父母补办了婚礼;张皓宸帮助刘绍梅寻回阔别多年的母亲,为孩子们集体过生日以满足他们想吃生日蛋糕的愿望……“闪爸”尽最大努力帮孩子们实现愿望,填补他们缺乏的关爱,这样的陪伴或许是最好的示范。制片人白海霞说:“节目后,观众们一方面从中看到了留守儿童的生活状态,另一方面也被‘闪爸’和节目组为孩子们所做的努力着。”

      城子小学所在的云南省泸西县是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但当地孩子们缺少踢球装备,对于足球规则、专业球场和俱乐部也是知之甚少。节目组为他们创造机会到专业绿茵场上比赛,同时邀请名人担任代班教练,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了很大帮助。

      公益线贯穿了《闪亮的爸爸》第二季。节目组与孩子的沟通和对他们的帮助并不限于节目期间,“闪爸”团也在持续对孩子进行帮扶。张晓龙回到后专门把聂郎从云南接到,邀请几位国内专家给他会诊,制定具体的诊疗方案;白举纲为拥有音乐天赋的熊华丽留下一部手机以便随时联络,帮助她学习音乐;吴镇宇期待有机会以一位普通老师的身份,深入留守儿童聚集地区。节目之外,明星嘉宾身体力行,以示范效应了正向价值。

      节目组设置了“心愿屋”这一长效机制,供孩子许愿和倾诉,节目组可以根据情况及时制定一些解决方案。节目帮助的是一个人,但这件事影响的是一群人。白海霞说:“不止于节目内容,还要拓展线下渠道,延伸内容价值。”

      城子小学共有300多名儿童,其中100多人是留守儿童。关注孩子们长期缺乏双亲关爱与陪伴的问题,是节目的定位,也是责任的一种要求和体现。留守儿童长期缺乏和父母的沟通,造成他们大部分人不擅交流。“闪爸”用耐心和热情与他们沟通。虽然节目的时间不太长,但对于孩子们来说,这种体验在其成长历程中会成为精彩和深刻的记忆。在“闪爸”们的努力下,慢慢建立起自信的孩子们也逐渐学会与人沟通以及如何表达情感。

      以“爱与陪伴”的主基调代替户外真人秀惯常的游戏环节和冲突设置,《闪亮的爸爸》第二季由此有了更丰厚的情感色彩。孩子的陪伴问题,不仅存在于外出务工群体与他们的留守子女之间,还广泛存在于城市家庭中。节目要把关注点放到孩子的成长和教育上,除了通过明星和纪录片的形式来呈现外,还要有很强的现实关照性。在前期筹划制作和后期总结过程中,节目组多次邀请儿童心理学家和教育专家组成顾问团辅助确定节目方向和层次,推演、探讨“闪爸”和孩子们相处会遇到的问题,以通过镜头传递科学正确的沟通、教育观念。

      《闪亮的爸爸》不仅为这些留守儿童和当地社会带去了改变,尤其是在这种激励下,孩子们变得更自信、更有礼貌、更愿意和父母进行沟通,还希望更多人看到陪伴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这也正是这档节目的价值所在。(张丹,杨晓雪、司徒俊杰)

      推荐:

      

建筑设计